IADB:美保护主义对拉美是机会 可转与其他贸易方合作|拉美,_王中王博彩网,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今日特码开什么,管家婆中特网,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论坛,开奖特码网

IADB:美保护主义对拉美是机会 可转与其他贸易方合作|拉美

时间:2018年08月11日 来源:新浪新闻

原标题:IADB:美保护主义对拉美是机会 可转与其他贸易方合作|拉美

  Array  21世纪经济报道 和佳 北京报道  Alexandre Meira da Rosa  瞭望拉美  拉美地区最近好消息似乎不多,比索、雷亚尔贬值,委内瑞拉陷入恶性通胀。但乐观的人总能看到希望,泛美开发银行副行长Alexandre Meira da Rosa认为拉美比过去几十年抗风险能力更强,宜投资,宜合作,而该区域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之一墨西哥也适时力推基础项目,希望吸引中国资金。(董黎明)  我们主张开放贸易。如果与美国的贸易变得更困难,拉美将有机会探索与其他贸易集团——如欧盟、太平洋联盟及中国——建立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  目前拉美经济复苏面临诸多不利:随着美元持续走强,贸易冲突升级,新兴市场遭受巨大冲击,阿根廷、巴西等多国货币出现不同程度的贬值;此外由于委内瑞拉经济危机对周边经济体的负面影响将日益明显,IMF在7月的报告中将该地区今年增长预期下调至1.6%。  但是,不久前,在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和澳门贸易投资促进局共同主办的第九届国际基建高峰论坛期间,泛美开发银行副行长Alexandre Meira da Rosa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认为其实拉美整体趋势不错,与过去比能更好地对抗外部风险;而美国推行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正是一个机会,让拉美与中国等其他贸易伙伴进一步加强合作。  中国需求让许多拉美国家受益  《21世纪》:一段时间以来,受美元走强影响,拉美许多国家遭遇汇率震荡,一些分析人士将当前形势与上个世纪的金融危机进行比较。你如何看当前拉美经济面临的危机?  Alexandre: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一样,拉美许多国家受到美国加息和美元走强的影响。此外,2018年底之前,拉美地区将举行数次大选。政治周期发生变化时,外国投资者总会感到担忧,这很正常。但就近期发生的汇率危机而言,美国加息幅度是关键问题,也是市场波动的主要原因。  与过去不同,拉美国家现在能更好地面对美元走强,至少在国际收支方面是这样。比如巴西拥有90年代没有的大量外汇储备,大部分债务都以本国货币计价。其他国家如墨西哥,无论从财政角度,还是从国际收支平衡角度看,状况都非常有利。  有两个问题贯穿整个拉美,而且相互关联。首先,该地区财政状况其实可以比目前好得多;其次,该地区需要恢复增长。一些国家正应对长达十年的低增长和高债务,咬紧牙关进行改革。比如牙买加,四年前其债务占GDP比重超过100%,爆发全面金融危机,但它与IMF及泛美开发银行达成救助协议,改革完成出色。巴西的国际收支状况远比过去好,但有严重的财政问题。我们一直支持拉美许多国家改革税收制度,帮它们提高支出质量,改革投资体制。  就通胀而言,有两个国家仍在与高通胀做斗争。一是阿根廷,我们看到比索下跌,不过政府反应很快,迅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了500亿美元的协议。在协议框架下,泛美开发银行与世界银行及其他机构未来12个月会额外提供56亿美元。另一个是委内瑞拉,这是个极端例子,正面临特殊的政治经济困境。委内瑞拉逾期还款已超过180天,我们的政策要求停止对该国的贷款或拨款,我们正在与委内瑞拉谈判。  但我一直强调要看趋势,而不仅是头条新闻,拉美地区整体趋势非常积极。我认为当前形势对新兴市场来说并不轻松,但与过去几十年比,今天的拉美能够更好地应对一切。  《21世纪》:我们能从历史中学到什么?  Alexandre: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学到很多东西。从80年代开始,我们已经认识到,我们无法在高通胀、严重的财政和收支失衡中生存下来。今天这个地区仍存在财政问题,但除了少数例外,财政失衡并不特别严重。如今拉美在经济政策方面比从前准备得更充分,无论大国小国,经济都具备三大支柱:较强的财政管理、通胀管理、有效的汇率管理。有时可能会失去其中一个,但不像过去那样三个都出问题。  我们认为拉美地区并未进入外债快速增长模式,状况比世界其他很多地区好得多。大宗商品周期受到中国对蛋白质类产品、大豆需求的推动,让许多拉美国家在动荡中生存下来。  应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担保  《21世纪》:你如何看美国保护主义给拉美经济带来的风险?如何应对?  Alexandre:目前拉美还没有受到美国政府保护主义措施的严重影响。他们提高了对钢铝产品的关税,但很快与巴西、阿根廷的主要出口商进行双边谈判。在我看来,这并不是该地区面临的风险,而是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将目光投向其他地方,使市场更多样化。  我们主张开放贸易。如果与美国的贸易变得更困难,拉美将有机会探索与其他贸易集团——如欧盟、太平洋联盟及中国——建立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我们的经济有很强的互补性,但尚未深入探索。  推动两个主要贸易集团,即南方共同市场和太平洋联盟,可使拉美地区受益。多项研究表明,这些贸易集团在其他领域原产地规则的协调,对区域十分有利,并能使该区域同世界其他贸易集团谈判时处于更有利位置。从这个意义上说,拉美地区的合作可以变得更好,也有提升的潜力。  《21世纪》:你认为应该建立一个新的机制,来帮助拉美各国提升抗风险能力吗?  Alexandre:拉丁美洲应考虑设立专门机构来降低风险,无论是大型的全球机构,还是小型地区性机构。实际上,我认为每个地区都缺乏抗风险机制,特别是在基础设施领域。这不是我的评估,而是G20多次提出的问题。  我认为多边开发银行必须在降低基础设施项目风险方面发挥作用,但目前还缺乏工具来实现。资本是条件之一,需要成员国对新机构的资金支持、私营部门的投资,以及提供目前没有的担保工具。  我没看到亚洲有具备这些特点的机构,或致力于为降低基础设施的风险而提供担保的多边机构。世界银行也没有提供这种类型的担保,比如政治担保。多边机构应更多地为项目提供担保方面的帮助,并且应该考虑如何更系统地去做。  我们应该凝聚私营部门、政府、国际金融机构,共同思考,通过多边机构,设立新机构,或利用已有机构(调整它们的职能,并向它们提供必要的工具)来解决问题。我们已经在泛美开发银行内部讨论过,正在尝试担保。几个月前我们刚批准了对阿根廷的5亿担保,以支持可再生能源领域的ppp项目。我们希望把这类工具扩展到拉美地区,但我们不一定有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所有工具。一直存在一些因素,限制我们提供更广泛担保的能力,包括定价问题,以及如何管理这些担保的技术知识。  当然,我们会将此作为战略方向继续努力,但我们必须在G20框架下与其他机构以协调方式来做,避免重复努力。  基建投资须突破三大瓶颈  《21世纪》:制约拉美基础设施投资效率的主要瓶颈是什么?  Alexandre:拉丁美洲需要吸引长期资本进入。世界上一些资本正在寻找能提供长期回报的项目,而基础设施项目就属于这类。是什么限制了这些资源流入拉丁美洲?首先,拉美地区的项目质量仍低于私人投资者投资项目、承担风险所需的水平,我们必须帮助拉美国家开发更多可投资的项目,拉美要在项目准备阶段做得更好,投入更多。  第二,要创造有利、稳定的监管环境。根据我的经验,基础设施的投资者不一定在寻找高回报,但他们追求稳定,希望投资能产生20年到25年的回报。不断变化的监管框架不受此类投资的欢迎。比如出于某种原因,他们突然就无法按谈好的条件向用户收费,不得不重新谈判合同,从而产生不稳定性。所以要有监管机构,确保与投资者签署的合同得到尊重和保护。  第三,投资必须有更多公共和私人部门的参与。有种观点认为,私营部门投资可以填补公共投资的缺位,但事实上不能。公共投资总是需要的,有时为吸引更多私人资本,需要更多的公共投资。  这三点是拉丁美洲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主要瓶颈,这一切最终都与相关机构的能力有关。监管良好的行业有好的项目时,吸引私人投资一点都不难。比如三峡集团和其他中国公司正在巴西电力行业大量投资,这大概是因为它们看到有好的项目可以投资,因为监管框架稳定。我们也看到中国公司在拉美投资机场和港口。  《21世纪》:很多中国基建承包商反映巴西融资成本太高,您怎么看?  Alexandre:巴西存在长期融资的结构性限制, 这是事实。巴西国家开发银行(BNDES)提供了大部分长期资金,并在巴西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某种程度上,它也压制了其他长期金融工具的发展,如强劲的债市或商业银行的长期贷款。几年前巴西政府做出一个战略决定,对BNDES作出了一些限制,以鼓励其他机构进入市场。  我们相信,一旦市场开始发展,投资者可能会为长期融资找到更多选择。我们也在为之努力,去年向巴西公共部门提供了大约22亿美元贷款,向私营部门贷出17亿美元。我们现在是用当地货币融资,在巴西市场发行债券,然后以当地货币发放长期贷款。  乐与亚投行合作,支持“一带一路”  《21世纪》:请您介绍一下当前泛美开发银行与新开发银行以及亚投行的合作?  Alexandre:目前我们与新开发银行关系更为密切,因为在拉丁美洲开展业务是它的使命,我们正在研究如何开展联合融资。泛美开发银行正在调整在巴西的战略重点,我们在巴西有更多需求,也可以相应提供资源。所以我们与新开发银行之间不存在竞争,事实上我们欢迎更多合作伙伴加入。我们的团队已经开始在当地洽谈,他们会很快在巴西开设办事处。我非常乐观地认为,到2019年,我们将在巴西开展第一个联合融资项目。  亚投行目前主要是投资域内,我们的合作更多的是在交流知识、公司实践和政策层面上。我们已与对方谈过一个拉美项目——我们主导的阿根廷项目。这将是第一个穿越安第斯山脉联通阿根廷和智利的隧道(“两洋隧道”,Agua Negra 隧道),使阿根廷、巴拉圭和巴西腹地的整个北部与太平洋的港口连接,因此该项目也将促进拉美与亚洲的互联互通。  这个项目耗资32亿美元,我们已提供了15亿的信贷额度,正在引入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共同支持它。我们把该项目推荐给了亚投行,他们正在研究。对多边开发银行来说,在拉美的基础设施领域有很多工作要做,因此我们对合作、分享项目、共同融资及交流知识和技术持开放态度。  《21世纪》: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倡议?  Alexandre:首先,我认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是围绕“共赢”概念设计的,对中国和其他国家都有利,它是积极的。  我们希望能帮助中国以高标准、符合环境和社会可持续性的方式,在拉美发展“一带一路”。我们已经在与中国合作,不一定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我们和中国人民银行共同设立了一个20亿美元的专项基金,已在19个不同的国家为49个项目融资。泛美开发银行愿以我们的标准和政策来支持“一带一路”,我们很愿意合作。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徐小明 凯恩斯 占豪 花荣 金鼎 wu2198 丁大卫 易宪容 叶荣添 沙黾农 冯矿伟 趋势之友 空空道人 股市风云 股海光头 网友提问:@@=value.question$$老师回答:@@=value.answer$$@@=value.title$$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评论:

本文相关搜索:

相关文章